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熊梦一生

49 沈文章 岁月留痕

时间:2021-03-13 13:31:08   作者:五彩湾   来源:www.9969xs.com   阅读:840   评论:0
我们对《言情小说网》地址不定期更改,收藏《言情村www.yanqingcun.com》永久不丢失!
  49 沈文章 岁月留痕

  沈文章在毕业后,发了不少的简历,终于找到了一份短期的Wellsite Geologist的工作,但是要去野外,而且是去另外一个西部的省叫Alberta。

  在这个省的北部地区,有一个大储量的石油油砂矿。每年一到冬天,这里也是石油勘查的季节,大约有几千个钻井要上架。因为加拿大政府严格规定,地质勘查的钻井工作只能在冬季冰冻时候进行,一旦春暖地热,就不允许大型卡车上路了,以免对土地造成伤害。

  沈文章的工作就是在现场搜集岩芯,搞好地质记录。

  这是一个简单的工作,但是要倒班,根据钻探的进度有时在白天,有时在晚上,基本上工作一天,休息一天。

  公司采取的是每三周工作,一周休假的制度,来回机票也全包。在野外Camp工作时,住的吃的一切免费。每天要开着4*4的大卡车来回在茫茫雪林中穿梭。

  沈文章常常望着白雪皑皑的一片松林,寂静无人,就想到当初他在天山出野外时是情景,空旷无垠竟然是如此的相像。

  往往在这个时候,他总是会想起那个人,郝文礼,就藏在他内心深处,一到这种空寂无人,寂寞孤独之时,思念就悄悄地钻了出来,噬他的心肺,让他痛苦。

  他有时实在忍不住了,在夜晚将大卡车开到一处无人之地,流着泪对着茫茫雪原大声地喊:“郝文礼……郝文礼!你这个坏蛋!你让我……来了,你怎么……不来了?”喊了一通后,在大声的音乐背景声掩盖下,趴在方向盘上放肆痛哭,哭的满脸是泪。只有这样,他才感觉好一点。

  他跟徐冰玉和壮壮MSN视频,有时看看小Lily,和可爱的丫丫说话,心里还有些宽慰。但是在野外,没有QQ,不能和郝文礼相连,唯有等回家后才能和他说说话。

  冬季结束后,他就可以拿EI,在家里休息,或者去实验室再工作。这样一干就干了几年,沈文章觉得也不稳定,而且世界原油价格暴跌,钻井数目锐减,他能找到工作的机会也越来越少。

  徐冰玉也part-time断断续续地完成了会计的学习,她就想着去找会计工作。她发了一些简历后,还真的找到了一家小的电信公司,主要就是票据审查和数据录入,钱挣得不多,人还忙的要命。但是徐冰玉觉得好歹是个专业工作,就坚持着干着。

  为了有时间照顾孩子,沈文章就不再愿意出野外,而去了附近的一家华人超市工作,不久沈文章也被提拔为一个部门经理了。

  在此期间,他们买了自己的房子,就是那种他们刚来时租的那种房子。在找了一个华人房产经纪后,看了几个街区,最后定下来这个房子。

  房子有两层,上面三个卧室,楼下的地下室全装修,还有两卧房可以住人。客厅有一个壁炉,可以在冬天生火。有一个双车库的Garage,前后都有一个小院,绿色的草坪,两三棵树。

  在银行办了住房贷款后,可以按月供。当拿到房子钥匙时,沈文章觉得在这么多年在加拿大的打拼终于有了一个安稳的窝。

  期间,沈文章也回了一次国。那次是亲病重,他带着刚刚出生的小Lily全家一起回去。十几年后子见面抱头痛哭,让父亲在临终前见了他的孙子孙女一面。

  沈文章只有两个星期的假期,所以买的是联程往返的机票,从多伦多-北京-乌鲁木齐。他这次回国也没有和郝文礼提及,郝文礼还在启东县,遥遥相隔。他知道自己也没有可能和他见面,也就不要打搅了。后来,郝文礼听说他回国了,也知道他的处境,就没有责备,只是说还有的是机会见面的。

  李霞的老公叫傅敏德,在多伦多两年也没有找到相应的工作,断续地打了几份工后,实在受不这份苦了,就坚决地回国了。李霞起初不想回,但是为了家不散,最后也带着孩子一起回去了,他们两家就再没有了联系。

  沈壮壮上大学去了多伦多大学,学工程专业。

  沈忆礼Lily不愿意去中文学校,也不愿意说中文,在家附近的一间公立小学上了学,每天和不同肤色的小孩玩的不亦乐乎。

  日子平淡的过着,时间就在指间慢慢地滑走,不知不觉中,他们都变得老了。

  在有了微信后,他们就不再用QQ联系了,用微信变得平常了。隔一两天,他们就会发个消息,互相通气。

  起初,他们多聊些家里的具体的事情,有时是关于老婆的。

  沈文章发了:你老婆对你怎么样?

  郝文礼回:对我还好,就是变得爱唠叨,每次见面都是唠唠叨叨的。

  沈文章问:那你怎么办?

  郝文礼回:我就不理她,有时www.yanqingcun.com就给她一个恶恶的表情。完了,还附上一个愤怒的表情包。

  沈文章就回一个笑脸的表情包。

  郝文礼就问:你老婆对你呢?

  沈文章回:她现在没了国内的小姐脾气,就是一个家庭主妇,天天老公孩子为中心,不唠叨,对我爱理不理的,还分房睡。

  郝文礼回:那是为你健康着想,想让你多活几年。完了也附了一个笑脸表情包。

  有时两个人又谈谈孩子。

  沈文章问:你儿子咋样?

  郝文礼回:从大学毕业后,找了个同班的女的结婚了,刚刚生了儿子,还准备要一个。

  沈文章回:好呀,你老也有孙子了,恭喜成了爷爷辈了。

  郝文礼回:这儿子呀,孙子呀,有是有了,但没用,基本上在老丈人那边,我们也见不着。你儿子情况如何呀?

  沈文章回:壮壮毕业了,也在一家工程公司工作,挣钱可以,但是说了先要玩,到了35岁以后再考虑是不是找个伴。他是没指望了,Lily还在上学,以后咋样也不知道。

  郝文礼回:国外的孩子就是自由些,你也别太操心。

  沈文章回:我管不了他们,随他们自个吧。

  后来,更多的时候,他们两个就爱聊自己,回忆起年轻的事情了。

  有一次,沈文章拿出一个蓝色的短裤,在视频里问郝文礼:“你还认识这个吗?”

  郝文礼笑了,说:“你拿一个短裤让我看?啥意思?”

  沈文章就笑了,说:“老东西,好好看看,这是你的。你刚上大学时穿的,躺在那里露着个腿,开口那么大,那时我被你给吸引了,后来我悄悄地给珍藏了。”

  郝文礼笑了,说:“那你就好好保留着吧。”说完还嘿嘿嘿的大笑着。

  有一次,沈文章问:“你还记得我们在大学时的暗号吗?”

  郝文礼笑了,说:“还提?想着都有意思,跟个特务似的。”

  沈文章问:“你还记得暗号是什么?”

  郝文礼笑了,说:“当然记得,去玩。”

  郝文礼还说:“那时,我特别怕你的手,总是在人不知道的时候就伸过来了,在我身上摸。”

  沈文章就笑了,说:“那时我好像是比较流氓。”

  郝文礼说:“摸上边,还摸下边,有时都差点让我出丑。”

  沈文章说:“你不也一样?手也不老实,经常把人搞得性起了。”

  郝文礼说:“奇怪,这么多年,我还记得你里的味,好闻,还有点烟味。”

  沈文章笑了,说:“我早戒烟了,里再没有烟味了。我也记得你嘴里的味道,甜甜的有些酒的味道。”

  郝文礼说:“对头,有时,我也觉得你嘴里有酒的醇香。”

  沈文章笑了,说:“还醇香?是你嘴里的吧。你以后要少喝一点,年纪大了,喝酒伤身。”

  郝文礼说:“啥时候,咱们再好好喝一顿?我这回可要喝翻你了。”

  沈文章就笑了,说:“咱俩要一喝,总有一个要喝多了。”

  郝文礼就笑了,说:“喝多了好呀,喝多了就会有好事情发生,嘿嘿嘿……”

  沈文章和郝文礼一起沉浸在那段美好青春的回忆中。

  他们经常聊天,聊了第一次月吻,第一次同床,第一次吃,还有第一次吵架,实习时的通信,火车站的哭泣,毕业后的失联,南京重聚的欢喜,北京机场分离的心碎。他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,这一辈子最难忘的时光都已经过去了,现在只有回忆让他们觉得温暖。

标签:熊梦一生  49  沈文章  岁月留痕  五彩湾  熊熊  言情小说网  www.1069xsw.com  www.9969xs.com  
相关评论

言情小说网 - 好书与您共享!

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,版权为原作者所有,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。